当前位置: 首页 » 公司动态 » 见长沙城繁华街道片瓦无存,蒋介石面红耳赤,随即筋络暴起

公司动态

见长沙城繁华街道片瓦无存,蒋介石面红耳赤,随即筋络暴起

发布时间:2020-07-02
1938年11月16日,长沙城内满城还飘散着烧焦的肉味,蒋介石得知日军并没有进攻长沙后,在张治中等人的陪同下,乘车去市区作了观察。 一路上,残垣断壁,满目悲惨凄凉,焦土一片。不少逃离出去的市民又重新回来了,守着被烧成废墟的家直发愣。一些人已经边抹泪边开始收拾自己曾经的家了,蒋介石乘坐的汽车在一路左拐右进后,成功躲避了各处烧毁倒塌的房屋,顺利来到了天心阁,此时,众人的心情都颇为沉重。 登上被烧毁的天心阁后,众人再放眼望去,长沙往日的繁华都已消失殆尽,片瓦无存,取而代之的是远近各处不断升腾起的烟,蒋介石的手有些抖,面部开始泛红,筋络暴起,进而耳朵全部红了,他的口中开始不停地哼哼唧唧。手下人有些诧异,随即小声说道:“不好了,委员长要杀人了。” 事后,蒋介石在日记中这样写道:“见此情况为之痛愧不已,精神之打击,十百倍于战败之痛苦,可耻可悲,莫甚于此!” 在面对国内与国际的舆论后,蒋介石立即采取了四项政策: 一、逮捕首事有关人员酆悌、徐昆、文重孚,组织军事会审,自18日起开庭; 二、拨款50万元(由军委会拨20万元,省政府拨30万元),救济被难灾民; 三、调集重兵,加紧长沙的保卫; 四、改组地方军警机构,任命俞济时兼长株警备司令,并办理善后事宜。 政策发布后,酆悌、徐昆、文重孚三人当即被扣押,对于警备司令酆悌来说,在法院上,他主动承担了所有责任,并认为放火的命令不是自己直接发布的,应该罪不至死。由于心里对于自己的罪状没个底,酆悌在法庭上表示:“我非常惭愧, 实在没有脸面再见湖南父老乡亲, 我生长在湖南湘阴, 幼年读书在长沙,我怎能忍心烧毁自己的家乡, 真是万死难抵这次大火损失的亿万分之一……我能体会国策,不敢为所欲为,但是也不否认这次大火的起因,是由于我布置检查疏忽失慎所致,违反了机宜,是一个不可赦免的罪行,我愿受国法最严厉的处分!” 然他错了,几天后,当张耀宸读完判书,酆悌才明白自己是死罪,他俯身就缚,低声哭诉道:“张主席,太对不住人了。” 11月18日,军法审判的第二天,国民政府执行了对酆悌、徐昆、文重孚的枪决指令,行刑路上,徐昆、文重孚大骂张治中不是人,是湖南人的魔王,而酆悌则一言不发。晚些时候,侯家塘下山刑场,传来三声枪响。 震惊中外的文夕大火审判结果就此结束了,而据统计,在这次长沙大火中,全城90%以上的房屋被烧毁,共计5.6万余栋;直接死于火灾的则达30000余人。 参考资料: 1、《文夕大火》,西藏日报数字报刊 2、《长沙文夕大火》,王娅妮泰著